关于莉塔、纽特、忒修斯和我们生命中年少且成长的爱情、亲情与友情(上)

“I love you. ”


在莉塔•莱斯特兰奇被蓝火吞噬之前,她向那对离自己不过十米之遥的兄弟这么说。在我个人狭隘且不成熟的观点中,她同时爱着这两个人。


这么说起来,在狭义的忠贞观念下,这个出生在法国,斯莱特林毕业的女巫似乎婊气十足,再加上在校时期攻击同学,无视教授训导,又有一个热爱抢别人家老婆,重男轻女,喜新厌旧的反派父亲。

恐怕在任何‘正派’人的眼里,莉塔•莱斯特兰奇都只能是可怜却个性格乖张的坏孩子。


而在这时她遇到了巫师界百年难得的纽特•斯卡曼德,关于这个男孩身上那种近乎是与人性相悖的对于危险事物的热爱,我至今无法理解,但却可以毫不费力的感受到这个特质所赋予他的那种强烈...

突然复活的广告!

新坑已开!《不及格的纽约生活》

平台晋江,从目前形式来看入V希望不大,大概是全文免费。

但还债使我贫穷,如果可以入v的话我不会拒绝的,请不要因此嫌弃我(超小声)。

关键词:漫威,穿越,正剧风。(是的,不论怎么想我好像都不会写恋爱 向的小甜饼,对不起各位。)

暂定cp:斯蒂夫罗杰斯 x 何安(原创女主)

关于女主:不是张御灵那种百年老妖怪。但也是个挂壁,所以我会毫不犹豫的下狠手去虐。


就不脸大的用漫威跟美队的tag了,主要是向现在还关注着我的各位小可爱宣传。顺便卖一发安利。

感谢每一个肯给我小红心的小可爱!爱你们♡
然后……这个张日山的同人因为没有大纲完全不知道怎么往下写了……我对不起你们(跪)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同归(十九)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手上的伤口处理完毕,身后对宝胜这块肥肉的争抢才刚刚开始。九门之中的斗争一向轮不到张家人来管,但此刻要离开恐怕不得不趟过这滩脏水,张日山无意入这烂局,也就扶着张御灵的下颌一道挨着一道的为她脸上的伤口消毒。耗着时间等着身后的人争出个所以然来。王胖子进门就看见张日山拿着蘸着双氧水的棉球,一个挨着一个的给张御灵脸上的口子消毒,也不知道是不是人老了眼神不好,两人的脸离得极近,童养媳只露出了半个脑袋,却在跟自己眼神对上的当间还能笑着招呼,半点看不出来刚刚废了一个人,又接了柄刀。不过想到小哥天天割手也没喊过半句疼,胖子只能把这归结为家族遗传。本来还准备上前打个招呼,毕...

同归(十八)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风柔日头暖,抬头就是北京难得的碧蓝天。分明是个难得的好天,散步兜风逛故宫干什么不好,非得跟这一院子的人精,对着一口空棺吊唁一个根本没死的人。陈渊心里埋怨排了八百里长,面上还得笑着应酬各路试探。毕竟他这掌家人年头浅,第一次北上参加九门协会的聚会,总得挨过各路牛鬼蛇神口头手下软的硬的试探才算是坐稳了位置。

这头陈家的少壮掌柜引起的风波还没过去,那头踏进门里的女孩就像是炸弹一样引发了小院里另一波窃窃私语。她身形纤细,一副入时年轻人的打扮,黑大衣战术靴紧腿裤,白色圆领宽衬衫下是黑色堆领衫,斜刘海垂在脸侧,剩余的长发都被低低的束在了脑后。她进门却没有任何与人打招...

同归(十七)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张毅正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却察觉到了不少异样的目光和窃窃私语,他做事一向稳妥低调,长的也着实称不上英俊,很少被如此瞩目。可奇怪归奇怪,晚上的岗是逃不掉的,与其纠结那些还不如快点去填饱肚子。他转过最后一个转角,就看见了军营中极少见的一幕:蓝裙白裳的姑娘正站在漫天云霞下的老树旁,斗着怀里的狗儿笑得开怀。也许是周围人的窃窃私语声过大,那姑娘有感似的转头就与自己对上了眼睛,立圆领簇拥下的姣好面庞上如花笑颜展开,提裙疾行至自己身前,问:
  
“半月前我给你的扳指呢?今天问了,佛爷说赔酒铺连我帐上的钱都没用完。”
  
张毅这才认出了自己方才悸动的对象,张御灵看着张毅一副要...

同归(十六)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张日山看着张御灵冷静的站在原地,一面以绝对坚定的姿势把自己和他人挡在小院门口,一面与自己对视,他跟张御灵一起生活了五年,却从未见过她此刻的眼神,然后她说:

“五爷收了我做徒弟,接下来的这一年,我不再下墓。”

在张日山可以明白此刻这个场景所代表的全部意义之前,怒火先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下一刻,他的手枪已经抵在了张御灵的脑门上,他问:

“你要背叛佛爷转投五爷门下?!”

张御灵冷静的看着眼前盛怒的张日山,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边笑,边侧头躲过硬抵在额头上的枪口,从张日山手里扣了刚刚撸下来的扳指,丢给他身后的亲兵,道:

“送尹小姐回佛爷府上,扳指拿给佛爷...

同归(十五)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吴老狗走进偏院的狗舍的时候,张御灵正蹲着用不知从哪里揪来的狗尾巴草搔弄唐僧的鼻子。听见自己的脚步声,挺大的一条黑狗动作敏捷的缩进了自己的身后,还挺真的呜咽了几声表达了自己的委屈。也是,招惹上这么一个软硬不吃的难缠小姑娘,哪怕是真的狗东西也承受不了:

  

“张御灵啊张御灵,你不高兴我帮佛爷找你,你来找我就好了。何必为难一只畜生?”

  

张御灵也是一宿没睡,昨夜喝的酒终于醒了,身上没了暖意的她独一个站在长沙冬日清晨的风里,头疼心冷,一身疲累。但还是起身笑着问了个不相关的问题:

  

“人人都说吴老狗是狗神,那您的狗死的时候,您不难...

同归(十四)

张日山x张御灵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今天天不错,白天冬日暖阳,夜里明月如镜。张御灵两手揣在大衣的侧兜里,哼着小曲儿穿行在长沙城的月光与阴影里:她是被打烊的酒楼请出来的。

她喝了半宿的酒,身上并不冷,就这么一直走到早上也不打紧,可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狗儿显然不这么想,它拦了她的步子。她往左,它也往左,她往右,它也往右。张御灵来了兴趣,还想同它再玩一玩磨磨时间,那狗却不动了,还看傻子似的看着她,张御灵被气的笑出了声,缓蹲了身,看着后退两步的狗儿道:

“你怕我做甚?我看你也不像是挨饿的土狗,陪我玩一会又不会怎么样。”

狗儿对这话没什么反应,只是抬头看着张御灵身后的人。张日山已经这样跟着张御灵很久了...

同归(十三)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老李夫妇在街口卖煎饼果子已经十年有余,夫妇二人没有做大生意的头脑,也就守着巷口的小摊子过知足常乐的小日子。每天四点二人与透过街口梧桐树的阳光一同上班,今天的小摊却迎来了个有些奇怪的客人:小姑娘一身单薄的少数民族服饰,却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风尘仆仆,却拿着百元大钞买豆浆和煎饼果子。动作轻快却眼神疲惫,仿佛刚刚活了很多年。最重要的是,煎饼果子还没做好,就来了个开大奔的年轻男人找她,又是牵手,又是披衣服,两人间的眼神交流安静的不像是吵了嘴的情侣,倒像是相伴多年的冷战夫妻。两个煎饼果子做好,姑娘拿果子,男人端豆浆,临走还不忘向阿姨说声谢谢。

这舒适的静谧一直...

© 苏南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