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归(十九)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手上的伤口处理完毕,身后对宝胜这块肥肉的争抢才刚刚开始。九门之中的斗争一向轮不到张家人来管,但此刻要离开恐怕不得不趟过这滩脏水,张日山无意入这烂局,也就扶着张御灵的下颌一道挨着一道的为她脸上的伤口消毒。耗着时间等着身后的人争出个所以然来。王胖子进门就看见张日山拿着蘸着双氧水的棉球,一个挨着一个的给张御灵脸上的口子消毒,也不知道是不是人老了眼神不好,两人的脸离得极近,童养媳只露出了半个脑袋,却在跟自己眼神对上的当间还能笑着招呼,半点看不出来刚刚废了一个人,又接了柄刀。不过想到小哥天天割手也没喊过半句疼,胖子只能把这归结为家族遗传。本来还准备上前打个招呼,毕...

同归(十八)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风柔日头暖,抬头就是北京难得的碧蓝天。分明是个难得的好天,散步兜风逛故宫干什么不好,非得跟这一院子的人精,对着一口空棺吊唁一个根本没死的人。陈渊心里埋怨排了八百里长,面上还得笑着应酬各路试探。毕竟他这掌家人年头浅,第一次北上参加九门协会的聚会,总得挨过各路牛鬼蛇神口头手下软的硬的试探才算是坐稳了位置。

这头陈家的少壮掌柜引起的风波还没过去,那头踏进门里的女孩就像是炸弹一样引发了小院里另一波窃窃私语。她身形纤细,一副入时年轻人的打扮,黑大衣战术靴紧腿裤,白色圆领宽衬衫下是黑色堆领衫,斜刘海垂在脸侧,剩余的长发都被低低的束在了脑后。她进门却没有任何与人打招...

同归(十七)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张毅正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却察觉到了不少异样的目光和窃窃私语,他做事一向稳妥低调,长的也着实称不上英俊,很少被如此瞩目。可奇怪归奇怪,晚上的岗是逃不掉的,与其纠结那些还不如快点去填饱肚子。他转过最后一个转角,就看见了军营中极少见的一幕:蓝裙白裳的姑娘正站在漫天云霞下的老树旁,斗着怀里的狗儿笑得开怀。也许是周围人的窃窃私语声过大,那姑娘有感似的转头就与自己对上了眼睛,立圆领簇拥下的姣好面庞上如花笑颜展开,提裙疾行至自己身前,问:
  
“半月前我给你的扳指呢?今天问了,佛爷说赔酒铺连我帐上的钱都没用完。”
  
张毅这才认出了自己方才悸动的对象,张御灵看着张毅一副要...

同归(十六)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张日山看着张御灵冷静的站在原地,一面以绝对坚定的姿势把自己和他人挡在小院门口,一面与自己对视,他跟张御灵一起生活了五年,却从未见过她此刻的眼神,然后她说:

“五爷收了我做徒弟,接下来的这一年,我不再下墓。”

在张日山可以明白此刻这个场景所代表的全部意义之前,怒火先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下一刻,他的手枪已经抵在了张御灵的脑门上,他问:

“你要背叛佛爷转投五爷门下?!”

张御灵冷静的看着眼前盛怒的张日山,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边笑,边侧头躲过硬抵在额头上的枪口,从张日山手里扣了刚刚撸下来的扳指,丢给他身后的亲兵,道:

“送尹小姐回佛爷府上,扳指拿给佛爷...

同归(十五)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吴老狗走进偏院的狗舍的时候,张御灵正蹲着用不知从哪里揪来的狗尾巴草搔弄唐僧的鼻子。听见自己的脚步声,挺大的一条黑狗动作敏捷的缩进了自己的身后,还挺真的呜咽了几声表达了自己的委屈。也是,招惹上这么一个软硬不吃的难缠小姑娘,哪怕是真的狗东西也承受不了:

  

“张御灵啊张御灵,你不高兴我帮佛爷找你,你来找我就好了。何必为难一只畜生?”

  

张御灵也是一宿没睡,昨夜喝的酒终于醒了,身上没了暖意的她独一个站在长沙冬日清晨的风里,头疼心冷,一身疲累。但还是起身笑着问了个不相关的问题:

  

“人人都说吴老狗是狗神,那您的狗死的时候,您不难...

同归(十四)

张日山x张御灵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今天天不错,白天冬日暖阳,夜里明月如镜。张御灵两手揣在大衣的侧兜里,哼着小曲儿穿行在长沙城的月光与阴影里:她是被打烊的酒楼请出来的。

她喝了半宿的酒,身上并不冷,就这么一直走到早上也不打紧,可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狗儿显然不这么想,它拦了她的步子。她往左,它也往左,她往右,它也往右。张御灵来了兴趣,还想同它再玩一玩磨磨时间,那狗却不动了,还看傻子似的看着她,张御灵被气的笑出了声,缓蹲了身,看着后退两步的狗儿道:

“你怕我做甚?我看你也不像是挨饿的土狗,陪我玩一会又不会怎么样。”

狗儿对这话没什么反应,只是抬头看着张御灵身后的人。张日山已经这样跟着张御灵很久了...

同归(十三)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老李夫妇在街口卖煎饼果子已经十年有余,夫妇二人没有做大生意的头脑,也就守着巷口的小摊子过知足常乐的小日子。每天四点二人与透过街口梧桐树的阳光一同上班,今天的小摊却迎来了个有些奇怪的客人:小姑娘一身单薄的少数民族服饰,却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风尘仆仆,却拿着百元大钞买豆浆和煎饼果子。动作轻快却眼神疲惫,仿佛刚刚活了很多年。最重要的是,煎饼果子还没做好,就来了个开大奔的年轻男人找她,又是牵手,又是披衣服,两人间的眼神交流安静的不像是吵了嘴的情侣,倒像是相伴多年的冷战夫妻。两个煎饼果子做好,姑娘拿果子,男人端豆浆,临走还不忘向阿姨说声谢谢。

这舒适的静谧一直...

同归(十二)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张御灵与张日山醉酒归来,就一觉睡到第二天晌午才起来,用午饭时听小葵说佛爷已在归程,想来药已求到,就收拾收拾准备去看看还关在牢里的陈皮。二爷夫人有救了本来就是好消息,更何况是对那个一直把他师娘放在心尖尖上的傻小子。张御灵蹬了皮靴,披了大衣,跟头疼着批文件的张日山打了招呼,就坐着黄包车去看陈皮。陈皮已经被关在牢里四天了,饭菜狱卒,四方铁栏,不见天日。就算是犯了该进来的事也呆烦了,更何况师娘的药还没个消息。看见张御灵悠悠哉哉的晃进了牢房,那还能有什么好话。

“要是来嘲笑我的尽早滚蛋,今天还打你就是个死。”

张御灵眉头一挑,丝毫没把对方眼里口里的杀意当真,只是...

同归(十一)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张御灵看着被泥土封堵了口鼻的白骨心中就已了然,遣了老铁去给张日山消息,一边眼神在塌陷造成的坑洞壁上扫视寻找当初建墓人留下的痕迹,一面对身后的坎肩和棍儿道:

“这些人恐怕是不小心吸入了土里的东西才会死状古怪,具体是什么我现在也说不……”

话还没说完,终于在土壁上找到了一丝灰白的痕迹,沿痕迹摸索片刻,微发力扣入土层,一道被遮掩的盗洞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拍了拍手上土,把接上没说完的话:

“连墓门都还没摸到就已经见了这么多死人,陈皮阿四手下更是没一个好人,一会都不许下地,出了事先保自己的命,要是我三天后没出来,就给会长打电话。”

坎肩看着张御灵,虽然她这...

同归(十)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张御灵跟在侍者身后到桌前时,正巧看见张日山正揉着眉心把手机倒扣在桌上。跟自己有关,且让张日山为难,张御灵心下了然却并未着急进入正题,只是先点单要酒,在侍者离去的当间询问:

“墓在哪里?”

张日山看着张御灵一面解了盘子上的餐巾垫在自己腿上,一面轻描淡写的把自己往地底下送的样子,心底竟然涌上了些可以被形容为‘不知好歹’的躁怒,将这些少出现在心底情绪轻呼出口,没接她的话,只是另说了句膈应人的话:

“你为佛爷死过一次,早就不欠穹棋什么了。”

张御灵与张日山对视片刻,叹了口气道:

“我知道你不忍心学佛爷把我当刀使,可我跟尹新月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姓张。张家内门...

© 苏南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