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慎宜    

 
鬼与红莲 血统不稳定的混血种被蛇歧八家称为鬼,鬼的宿命就是在追寻着永远也碰触不到的温暖的路上将自己燃尽。 一条由灯火汇成的河在山涧中喧闹的流淌,在它的源头,是灯火通明的极乐馆。鼻翼端萦绕着的刺鼻燃油气味昭示着极乐馆的末日,从三楼俯瞰下去,尽是一片仓惶的图景,樱井小暮跪坐在栏旁小桌前,面对着那件赤红的和服,她垂眸看着木盒中色彩斑斓的酒液,微微出神。 山坡上的男人沉默着,他指间的香烟在晚风中如萤火般明灭不定,风撩起他的风衣,烟头暗红的色彩与他黑色风衣内色彩斑斓的衬衣相呼应。 火烧了起来,那件飘扬在风中的赤红和服也终于被引燃,樱井小暮坐在原地,等待那妖娆的火舌缠绕上朱楼的梁柱,在那个盛装着致命力量的小木...
LAPIN是一只兔子,它有着长长的白色耳朵和黑洞洞的双眼,它穿着一件小小的黑色大褂。它原先还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那个帽子很高,正好能够放得下它那双胖胖的耳朵,上面画着复杂的纹饰——那是一道能够使它隐身的符咒。 LAPIN是一只忙碌的兔子,它的老板手中总是握着一本厚厚的账册等着它去核实,它必须得要在指定的时间到达指定地点,否则就无法回收公司资产。 当然了,基本上每一次出差它都会获得相应的成果。就比如说三天前的那个午夜吧,LAPIN按照老板的指示到达了那间租屋。 那是个极小的房间,几乎被床铺占满。没什么厚度的床单皱巴巴的,看上去在洗一次就会破掉,它上面团着一床薄被,房间的主人捧着一台笔记本电...
绿洲与黎明 那是一阵极为绵长柔软的长啸,在绝大多数人无法触及的水泥墙的深处,巨大的汽轮被严密包裹着的蒸汽推动——站在它近旁的工程师们看着半空中那根直径三米的实心金属柱开始缓慢的转动。 在他们也无法看到的地方,动叶栅开始切割肉眼无法看见的密线,承载着文明与科技的能量就从这口金属的泉中缓缓涌了出来。这种非人的规律悠长啼鸣在总是能够轻易的引起初次聆听者汗毛直立的体验,在绿洲中不存在黎明,但人们依旧将时间划为圆盘上的十二个刻度,按照这样的循环生活。生命与一天的起始跟那颗仅存在于教科书中的恒星不再相关,而跟随这名为泉的核能发电设施的运作一同转动消亡。 在这声悠长的午夜鸣响回荡在自己四角的单间时,春正坐在马桶上不...
【明日方舟 | 杯旁散记】 月见兰 “这灯光正好衬出您的美好,时间也只使您的美丽更加醇厚,您比这杯中的红酒更像是宝石呢!” 声音在主人过度的扭曲下显得刻意而刺耳,穿着花哨的男性在奋力的向着财资雄厚的中年女性献媚,可惜真正的爱恨总是很难附着在这样毫无自我的空洞赞美中,不论是吧台后的酒保还是自己这个融入在暗色背景中的路人都能够轻易的用余光看见那灯光最亮处的两人眼中的轻蔑与自傲。 音箱中的悠扬的爵士强制为这场演出拙劣的广播剧画上了句点,梓兰的注意力终于回到了眼前的饮品上,平日里最爱的饮料在刚刚那番说辞的影响下变得有些油腻,晃神间她突然想起另一番有关于这样能够售卖爱情的解说: “人们说我以前的行...
没人能成为另一个钢铁侠,即使是托尼也不能—— 一次差点意思的成长之旅《蜘蛛侠:英雄远征》影评 *剧透预警* *心理评分6.5的影评* *网页版不显示空行我只好写点啥* *我也很无奈* *我去开个新网页看看文章能显示前几行* *好像能显示十一行* *我数数我写了几行了* *还差三行* *还差两行* *还差一行* *看在我这么努力防止剧透的份上,看完了要是觉得还不错就给我个红心蓝手评论呗(察觉到自己的不要脸并遁了)* 正如上方的排雷和标题中写的,个人来讲我并不是很满意这一部电影,也许是英雄归来的珠玉在前,这部英雄远征就被衬托的有些不那么完美,也没有能够让我那么心甘情愿的掏出二刷的票钱。请不要误会,即使略有...
【明日方舟】(新)没有理智时的移动城市生活02:要抱抱的小熊猫 管理工作比想象中还要复杂,无人机的维护和使用规划,发电站的运作和设备维护,会客厅终端上的线人管理和运作,再加上每一个干员的特长不同。需要厘清头绪把合适的人派遣到合适的岗位,要做的工作简直是海量。进行文书工作的第六个小时翎羽干员就进入了注意力涣散的状态,只要对上目光就会发现她的灵魂正在通航地区澄澈的夜空中玩耍。虽然观察一丝不苟的人神游时的表情非常有趣,但现在必须要打断她了: “翎羽?” 萨拉看着褐色的小小鸟陡然回到自己的身躯中,冷不丁被从半空中扯下摔了个屁股墩的响动忠实地反映在她骤然拔高的声音里: “是!” 短短的半天时间已经足够萨拉对眼前的褐色小鸟建立初步了解:心智成熟,共情力...
【明日方舟】(新)没有理智时的移动城市生活:01苏醒的旅人 切尔诺伯格维持通航状态的地区位于萨乌斯帝国东南部的草原,这片水草丰美的草原以每年春季的野马群闻名整个泰拉世界,但可惜,今天萨乌斯帝国引以为豪的切尔诺伯格草原上就连一只野马都看不到。这个本应阳光普照的正午现在正阴沉的厉害,漩涡状的黑云吞没了太阳,从云层缝隙中逸散出的日光就像是猛兽大餐后残留在嘴旁的残血,除了宣示巨兽毫无掩藏的危险外毫无作用。 四辆草绿色迷彩涂装的车辆正排成一列高速行驶,为首一辆的远光灯像是刺进这个昏暗黄昏的匕首,而它身后的跟随者则使得这个车队看上去像是某种荧光深海生物。驾驶人员都紧绷着一张脸,在他们的身后,一颗巨石正在缓缓坠向燃烧着的巨大载具。 她是被那一声锤击在...
明日方舟同人暂时停更说明 由于最近我迎来了多门结课考试,且随着游戏公测进行了一段时间,在各种平台上都出现了多种多样的关于明日方舟的世界观背景资料。在客观上时间不允许再加上我自身的细节强迫症和想要塑造尽可能真实背景细节的野心,最近可能会停更一段。 这段时间我也看了相当多的同人作品,得到了不少启发,加上其实我的文风并不合适单纯欢乐温馨可爱的日常,所以在考虑将文章主线向游戏主线故事上靠近,与各种隐藏彩蛋联系起来写成一个小短篇。 多此一举告知诸位,欢迎期待之后的系列。
【明日方舟】没有理智时的移动城市生活:作战人员心理监控记录01 “博士!你还好吗?” 胃袋还在翻搅,舌根处的酸意又一次泛了上来,中午吃进去的食物大半都已经填进了马桶。岚熙整跪伏在马桶面前,只觉得自己恐怕要把整个腹腔里的脏器都一起吐出来: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情,我很好。虽然这么想着,只要一呼吸,腥腻的鲜血味道就会争先恐后的涌进鼻腔,紧接着记忆就会不受控制的回放:玖兰莎手起刀落的利落攻击,跟随在那一道漂亮的金属弧线之后到来的温热血雨。伴随着贫民区腐臭街道的血腥气味,略高于自己体温的灼人温度,与热水截然不同的触感在皮肤上蔓延的感觉,敌人最后留下的介于嘶吼与痛哭之间的声响,尸体与地面碰撞的诡异姿态.......紧接着就是无法克制的呕吐欲望。 即使是...
【明日方舟】没有理智时的移动城市生活:待废除记录01 “嘁,放走了好几人,如果你的指挥只有这点程度,算我白期待了。” 战术评级二星。伴随着清道夫的虚拟形象发出最后一声冷笑,巨大的球形全息投影重新回到了战役信息界面: “再来一次。” “博士,今日演习作战次数已达计算上限,您今日已连续工作10小时43分钟,请合理安排时间,保证充沛的体力以应对突发事件。” AI并没有留下任何辩驳和商讨的余地,在它画音落下的同时,战役信息就迅速消失,原本被黑暗赋予了虚假空阔感的房间,随着一盏盏暖黄的灯光亮起终于被迫承认了自己的局限。 罗德岛的作战模拟室是一间25平米的正方形暗室,有门无窗,墙壁灰白,出于实用性考量,同时也受限于家具零件相...
与林在范恋爱的十个瞬间(完整版) #第三人称视角# #也可以当作单纯的艺人x女孩cp来看# #从来没见过真人的路鸟# #性格揣测来源于团综、直播和其他综艺# #大概不怎么温柔# #第一次完成了完整的故事,超开心# (一) 他醒来的时候正是凌晨,在空调加持下微凉的被褥在整个停电的夏日夜晚迅速失去了宠爱,可怜巴巴的团在地面上。在大床的另一侧,她抱着他的衬衫正睡得香甜,皱巴巴的衬衫瞧到好处的遮掩了有可能令人不适的部分,她光洁美好的背部和腿部线条在细微的光线下呈现出类似于奶油般纯白柔软的质感。被照亮的当然不止这一美好的景致,昨夜近乎荒唐的欢愉仍借着酒瓶、果皮和某两个不可言胶套的残骸停留在这间卧...
关于莉塔、纽特、忒修斯和我们生命中年少且成长的爱情、亲情与友情(下) 在上一篇开头的那个悲伤时刻之前,在莉塔第一次出现在观众的面前时,他们二人曾有这样的一段对话: “忒修斯觉得如果我也能够成为魔法部大家庭的一员会很好。” “他不是真的说了魔法部大家庭找个词吧?” 两人短暂的轻笑之后,纽特继续接上: “听起来就像是我哥哥会说的话。” 其实在罗琳的故事里,我们早已经见到过各种各样的家庭跟兄弟姐妹,在她的笔触下人们真实的恰到好处。比如刚刚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这对兄弟,纽特与忒修斯。从她已经讲出的故事中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两个兄弟为人根本上的不同: 纽特是个探险家、科学家。他对未知有着天然的好奇,也同样天然的厌恶人类间的社交套路。我不...
与林在范恋爱的十个瞬间(一)(梗源于空间) #第三人称视角# #也可以当作单纯的艺人x女孩cp来看# #从来没见过真人的路鸟# #性格揣测来源于团综、直播和其他综艺# #大概不怎么温柔# #越写越没底气,但还是坚强求评# #雨后潮湿的空气,醉酒,冷风,啤酒罐,客厅,沙发,深吻,牛仔裤# #我都打了这么多防雷了,看完之后可不可以给我留个评# 下雨了,但没有打雷,雨虽然很密,雨滴却不怎么大,天虽然昏暗,但却已经比两个小时前要亮了一些。可气温却低到了几乎不符合春日这个定义的地步,她望着窗外的雨,人生第一次的有点讨厌那连绵不绝的滴答声。 这场雨终究是会停的,天气也会回暖,就像他会回家一样。...
关于我见过最温柔的爱情 喜欢一个人,爱着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对于这个男人来说,爱一个人意味着,在她的婚礼前苦练钢琴,可以在她最美的时候用无处不在的伴奏陪伴她。爱一个人意味着,陪她饮酒却又不能喝醉。爱着一个人意味着,在每次醉酒之后,都习惯性的去到里她最近的地方。 上面这些加在一起,这个男人大概可以成为每一部韩剧里面最痴情的男二。庆幸的是,这次的这个男人终于不是一个女主是天的恋爱脑。 他懂得尊重,也善于表达。他从不阻拦女主的桃花,而是巧妙的表达出自己的在意。 他不因无望爱情约束自己,也从不放纵自己去伤害别人的爱情。 他懂得职场不可言的厚黑学和它背后的所有深意,他也许没有霸道总裁的‘帅气...
【占tag致歉】签人身约的晋江新合同 Serena🔰: 你那以希望为名的绝望微笑: 心疼那些被坑的作者 Z: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 谦 北 涼: 天哪……...
关于莉塔、纽特、忒修斯和我们生命中年少且成长的爱情、亲情与友情(上) “I love you. ” 在莉塔•莱斯特兰奇被蓝火吞噬之前,她向那对离自己不过十米之遥的兄弟这么说。在我个人狭隘且不成熟的观点中,她同时爱着这两个人。 这么说起来,在狭义的忠贞观念下,这个出生在法国,斯莱特林毕业的女巫似乎婊气十足,再加上在校时期攻击同学,无视教授训导,又有一个热爱抢别人家老婆,重男轻女,喜新厌旧的反派父亲。 恐怕在任何‘正派’人的眼里,莉塔•莱斯特兰奇都只能是可怜却个性格乖张的坏孩子。 而在这时她遇到了巫师界百年难得的纽特•斯卡曼德,关于这个男孩身上那种近乎是与人性相悖的对于危险事物的热爱,我至今无法理解,但却可以毫不费力的感受到这个特质所赋予他的那种强烈的,只可...
同归(十九) 张日山x原创女主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手上的伤口处理完毕,身后对宝胜这块肥肉的争抢才刚刚开始。九门之中的斗争一向轮不到张家人来管,但此刻要离开恐怕不得不趟过这滩脏水,张日山无意入这烂局,也就扶着张御灵的下颌一道挨着一道的为她脸上的伤口消毒。耗着时间等着身后的人争出个所以然来。王胖子进门就看见张日山拿着蘸着双氧水的棉球,一个挨着一个的给张御灵脸上的口子消毒,也不知道是不是人老了眼神不好,两人的脸离得极近,童养媳只露出了半个脑袋,却在跟自己眼神对上的当间还能笑着招呼,半点看不出来刚刚废了一个人,又接了柄刀。不过想到小哥天天割手也没喊过半句疼,胖子只能把这归结为家族遗传。本来还准备上前打个招呼,毕...
同归(十八) 张日山x原创女主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风柔日头暖,抬头就是北京难得的碧蓝天。分明是个难得的好天,散步兜风逛故宫干什么不好,非得跟这一院子的人精,对着一口空棺吊唁一个根本没死的人。陈渊心里埋怨排了八百里长,面上还得笑着应酬各路试探。毕竟他这掌家人年头浅,第一次北上参加九门协会的聚会,总得挨过各路牛鬼蛇神口头手下软的硬的试探才算是坐稳了位置。 这头陈家的少壮掌柜引起的风波还没过去,那头踏进门里的女孩就像是炸弹一样引发了小院里另一波窃窃私语。她身形纤细,一副入时年轻人的打扮,黑大衣战术靴紧腿裤,白色圆领宽衬衫下是黑色堆领衫,斜刘海垂在脸侧,剩余的长发都被低低的束在了脑后。她进门却没有任何与人打招...
同归(十七) 张日山x原创女主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张毅正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却察觉到了不少异样的目光和窃窃私语,他做事一向稳妥低调,长的也着实称不上英俊,很少被如此瞩目。可奇怪归奇怪,晚上的岗是逃不掉的,与其纠结那些还不如快点去填饱肚子。他转过最后一个转角,就看见了军营中极少见的一幕:蓝裙白裳的姑娘正站在漫天云霞下的老树旁,斗着怀里的狗儿笑得开怀。也许是周围人的窃窃私语声过大,那姑娘有感似的转头就与自己对上了眼睛,立圆领簇拥下的姣好面庞上如花笑颜展开,提裙疾行至自己身前,问:  “半月前我给你的扳指呢?今天问了,佛爷说赔酒铺连我帐上的钱都没用完。”  张毅这才认出了自己方才悸动的对象,张御灵看着张毅一副要...
同归(十六) 张日山x原创女主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张日山看着张御灵冷静的站在原地,一面以绝对坚定的姿势把自己和他人挡在小院门口,一面与自己对视,他跟张御灵一起生活了五年,却从未见过她此刻的眼神,然后她说: “五爷收了我做徒弟,接下来的这一年,我不再下墓。” 在张日山可以明白此刻这个场景所代表的全部意义之前,怒火先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下一刻,他的手枪已经抵在了张御灵的脑门上,他问: “你要背叛佛爷转投五爷门下?!” 张御灵冷静的看着眼前盛怒的张日山,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边笑,边侧头躲过硬抵在额头上的枪口,从张日山手里扣了刚刚撸下来的扳指,丢给他身后的亲兵,道: “送尹小姐回佛爷府上,扳指拿给佛爷...
同归(十五) 张日山x原创女主 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吴老狗走进偏院的狗舍的时候,张御灵正蹲着用不知从哪里揪来的狗尾巴草搔弄唐僧的鼻子。听见自己的脚步声,挺大的一条黑狗动作敏捷的缩进了自己的身后,还挺真的呜咽了几声表达了自己的委屈。也是,招惹上这么一个软硬不吃的难缠小姑娘,哪怕是真的狗东西也承受不了:    “张御灵啊张御灵,你不高兴我帮佛爷找你,你来找我就好了。何必为难一只畜生?”    张御灵也是一宿没睡,昨夜喝的酒终于醒了,身上没了暖意的她独一个站在长沙冬日清晨的风里,头疼心冷,一身疲累。但还是起身笑着问了个不相关的问题:    “人人都说吴老狗是狗神,那您的狗死的时候,您不难...
同归(十四) 张日山x张御灵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今天天不错,白天冬日暖阳,夜里明月如镜。张御灵两手揣在大衣的侧兜里,哼着小曲儿穿行在长沙城的月光与阴影里:她是被打烊的酒楼请出来的。 她喝了半宿的酒,身上并不冷,就这么一直走到早上也不打紧,可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狗儿显然不这么想,它拦了她的步子。她往左,它也往左,她往右,它也往右。张御灵来了兴趣,还想同它再玩一玩磨磨时间,那狗却不动了,还看傻子似的看着她,张御灵被气的笑出了声,缓蹲了身,看着后退两步的狗儿道: “你怕我做甚?我看你也不像是挨饿的土狗,陪我玩一会又不会怎么样。” 狗儿对这话没什么反应,只是抬头看着张御灵身后的人。张日山已经这样跟着张御灵很久了...
同归(十三) 张日山x原创女主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老李夫妇在街口卖煎饼果子已经十年有余,夫妇二人没有做大生意的头脑,也就守着巷口的小摊子过知足常乐的小日子。每天四点二人与透过街口梧桐树的阳光一同上班,今天的小摊却迎来了个有些奇怪的客人:小姑娘一身单薄的少数民族服饰,却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风尘仆仆,却拿着百元大钞买豆浆和煎饼果子。动作轻快却眼神疲惫,仿佛刚刚活了很多年。最重要的是,煎饼果子还没做好,就来了个开大奔的年轻男人找她,又是牵手,又是披衣服,两人间的眼神交流安静的不像是吵了嘴的情侣,倒像是相伴多年的冷战夫妻。两个煎饼果子做好,姑娘拿果子,男人端豆浆,临走还不忘向阿姨说声谢谢。 这舒适的静谧一直...
同归(十二) 张日山x原创女主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张御灵与张日山醉酒归来,就一觉睡到第二天晌午才起来,用午饭时听小葵说佛爷已在归程,想来药已求到,就收拾收拾准备去看看还关在牢里的陈皮。二爷夫人有救了本来就是好消息,更何况是对那个一直把他师娘放在心尖尖上的傻小子。张御灵蹬了皮靴,披了大衣,跟头疼着批文件的张日山打了招呼,就坐着黄包车去看陈皮。陈皮已经被关在牢里四天了,饭菜狱卒,四方铁栏,不见天日。就算是犯了该进来的事也呆烦了,更何况师娘的药还没个消息。看见张御灵悠悠哉哉的晃进了牢房,那还能有什么好话。 “要是来嘲笑我的尽早滚蛋,今天还打你就是个死。” 张御灵眉头一挑,丝毫没把对方眼里口里的杀意当真,只是...
同归(十一) 张日山x原创女主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张御灵看着被泥土封堵了口鼻的白骨心中就已了然,遣了老铁去给张日山消息,一边眼神在塌陷造成的坑洞壁上扫视寻找当初建墓人留下的痕迹,一面对身后的坎肩和棍儿道: “这些人恐怕是不小心吸入了土里的东西才会死状古怪,具体是什么我现在也说不……” 话还没说完,终于在土壁上找到了一丝灰白的痕迹,沿痕迹摸索片刻,微发力扣入土层,一道被遮掩的盗洞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拍了拍手上土,把接上没说完的话: “连墓门都还没摸到就已经见了这么多死人,陈皮阿四手下更是没一个好人,一会都不许下地,出了事先保自己的命,要是我三天后没出来,就给会长打电话。” 坎肩看着张御灵,虽然她这...
同归(十) 张日山x原创女主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张御灵跟在侍者身后到桌前时,正巧看见张日山正揉着眉心把手机倒扣在桌上。跟自己有关,且让张日山为难,张御灵心下了然却并未着急进入正题,只是先点单要酒,在侍者离去的当间询问: “墓在哪里?” 张日山看着张御灵一面解了盘子上的餐巾垫在自己腿上,一面轻描淡写的把自己往地底下送的样子,心底竟然涌上了些可以被形容为‘不知好歹’的躁怒,将这些少出现在心底情绪轻呼出口,没接她的话,只是另说了句膈应人的话: “你为佛爷死过一次,早就不欠穹棋什么了。” 张御灵与张日山对视片刻,叹了口气道: “我知道你不忍心学佛爷把我当刀使,可我跟尹新月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姓张。张家内门...
同归(九) 张日山x原创女主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张启灵有些时候也不记得自己是谁。” 张日山听得这个推测也是眉头一蹙,心中合计一番有了自己的打算,张御灵见状再未多言,只是放他离开,换好了衣服的张御灵对着空房间发了一会呆,倒是想起来了一件事,披了大衣就直直冲着古玩城去了。 倒斗本来就是个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行当,更何况现在铁三角还缺了一角,吴邪有他自己的计划要忙,王胖子就自己在老北京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窝着,自诩闲云野鹤,可也同样留意着小哥的消息。就比如今天,他托给一小摊贩的一串戒指突然有了动静。戒指一共五个,是张启灵离开前留给胖子的,前因后果都没有,就说让胖子一定要物归原主。王胖子这也没什么法子,只...
同归(八) 张日山x原创女主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纵使张日山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副官,可仍是一惊,他看着眼前的被自己风衣包裹的赤裸姑娘和她脖颈锁骨上刚刚出现的半片鳞爪,在心底叹了口气,暗骂自己玩心太重失了分寸。却没意识到自己片刻的迟疑都被张御灵看在了眼里,她轻叹一口气,道: “好了好了,都是当会长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容易被吓着?面具跟假体都在洗手台上,有什么事等我洗完再说?” 张日山这才惊觉自己不过片刻没回过神来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心中失笑,却也知道刚刚那个问题还不到回答的时候,也就拿了东西退了出去。出了门才发现茶几旁放着好几个包裹,收件人正是张御灵。张御灵终于洗净了一身粘腻,刚穿了浴袍,浴室门再次就被...
同归(七) 张日山x原创女主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霍有雪到的时候正看见张会长坐在主位上喝茶,怀里还抱着只黄色的小狗,正是昨天被那个煞星姑娘抱在怀里的那只。霍有雪压着一腔怒火,落座在他身旁,笑着开了口问道: “这狗儿真可爱,今天怎么没跟着那个姑娘啊?” 听得霍有雪问话的张会长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道: “让它认认人罢了,霍老板大费周章的请我吃饭,恐怕不只是为了昨天那个姑娘吧?” 张会长办事雷厉风行,一向厌恶陪着自己这些小辈和稀泥,这态度不奇怪,霍有雪自然不可能被意料之中的事情打乱阵脚,她笑道: “张会长,我们明人不说暗话。古潼京,我霍家也想要分一杯羹。不论吴邪许了您什么好处,我霍家大可给您更好的,只...
同归(六) 张日山x原创女主豆芽写手,辣眼见谅 张御灵睁眼就看到张日山已经坐在屋里的桌旁喝粥,她懒在床上想了想昨天夜里两人醉后的一觉黑甜,只是长叹轻笑着起身。 或许是起身太猛,被老烧浸泡了一宿的五脏六腑都罢起了工,一口酸水沿着喉咙漫上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晨光正好,气氛微妙,只是小跑着一路冲进卫生间,抱着马桶一通狂吐。虚脱使头疼愈发剧烈,而一身酒味的衣裳根本没有丝毫帮助,毫不犹豫的剥了衣裳将身子浸入热水里,这才呼出了半分闲适。  张日山听着人起身的热闹动静,竟然感到几分好笑。虽然话里说的是不醉不归的意思,可到底还是给自己留了几分余地,谁知道百年过去了,小姑娘对着自己还是这样实在。一面让罗雀把粥拿去温着,一...
同归(五) 张日山x原创女主豆芽写手,辣眼致歉 还算和平的那几年,她常被母亲编成吓孩子的鬼故事,有些时候,比日本人都好用。古往今来能把自己活生生编成个妖女的人不多,她张御灵算是近代独一份,因为这事,张日山常常听见佛爷跟二爷玩笑这姑娘要是嫁不出去只好凑活凑活跟陈皮过了。 小姑娘明明是被编排的那个,却一点都不知羞,扭头就拿这件事去逗陈皮。陈皮哪里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张日山在心里默数三个数的空两人就能打起来,张御灵每次都输,输了就去找二爷夫人哭诉,二爷夫人就不痛不痒的训陈皮几句,然后被张御灵拉着去街上走一道。张御灵不常在长沙城里,二夫人身子不好不喜欢出门。二爷梨园事又多,没那么多空带夫人上街,自然就很欢迎张御...
1 / 2

© 令慎宜 | Powered by LOFTER